彩民社区特码资料

“數字法治?智慧司法”背景下的智慧監獄建設問題研究

作者:佚名    來源:北京市監獄管理局    點擊數:1423    更新時間:2018-10-15     文章錄入:bgs


 

內容摘要:伴隨著智慧城市、智慧法院、智慧檢務等理論和實踐的興起,在監管改造工作領域,從司法部到各省市監獄均認識到建設智慧監獄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本文以北京市監獄管理局智慧監獄建設實踐為研究對象,從智慧監獄概念、智慧監獄與監管改造工作的關系入手,分析當前智慧監獄建設的現狀,探析智慧監獄建設路徑和建設目標。
關鍵詞:智慧監獄 智能安防   大數據 物聯網
 
黨的十八大以來,各領域、各部門高度重視信息化建設工作,中央政法委、司法部、市司法局先后制定了信息化建設發展規劃與創新規劃,司法部提出了“數字法治·智慧司法”的宏偉戰略,首都監獄系統全面貫徹落實上級指示精神,以“首善標準”為綱,設定了“建設首都智慧監獄,實現科技應用領先”的發展目標,從完善頂層設計入手,全面推動首都智慧監獄建設,力爭在“十三五”期間,實現信息化工作的彎道超車、提速換擋。
一、     智慧監獄概述
(一)智慧監獄的概念
“智慧監獄”源于“智慧城市”理論和相關實踐,“智”是指智能,即將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互聯網+、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應用到城市運行管理中,實現城市智能化運行;“慧”是指依托于這些新技術,建設“城市大腦”,實現城市運行自行探測、自行分析、自行修正,不斷提升城市治理、公共服務等能力。“智”和“慧”的概念延伸和映射到當前監獄工作發展趨勢和方向上,可以定義為以大數據為引領,圍繞五大改造新格局,將物聯網、云計算、移動互聯等信息技術與監管改造工作深度融合,對監獄各類信息進行實時、精確、全面地感知、整合和分析,全方位支撐民警執法、風險管控、教育改造、隊伍建設、綜合保障等方面智慧化發展,實現監獄管理精細化、指揮調度立體化、安全防控精準化、刑罰執行智能化、教育矯治科學化、綜合辦公無紙化,助推監管改造工作在新時代實現新發展。
(二)智慧監獄對監管改造工作的影響
智慧監獄建設,不僅是信息技術的簡單應用,更體現在推動了監獄管理模式的轉型、監管業務創新。
1、智慧監獄是監獄創新發展的助推器。縱觀信息技術在監獄系統的應用,先后經歷了三次版本升級,1.0版是單機版的“數字監獄”,主要是以機器取代人工勞動,解決了信息化從無到有的問題;2.0版是互聯互通的“信息監獄”,實現了網絡連通、信息貫通,解決了從點到面的問題;當前,信息化建設已經發展到3.0版的“智慧監獄”,它以數據為中心,將物聯網、云計算、移動互聯等信息技術與監管改造工作深度融合。歷史實踐已經充分證明,信息化每一次迭代升級都會帶來監管改造工作效率和質量的巨大提升。特別是以新一代信息技術為支撐3.0版的智慧監獄,信息化不再僅是作為輔助性工具,而是作為生產力工具在不斷改造監獄工作的“生產關系”和“上層建筑”,發揮支撐性引領作用,將推動監管改造工作多領域的革命性變革,推進信息技術的應用從信息采集、數據匯總、線索串并等淺層次應用向全面展示、精準預測、智慧決策的深度應用轉變,提升監獄安全風險防控的精準性;以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在決策領域、執法管理上的深度應用,將有效解決政策制定的信息不對稱的瓶頸性難題,進一步打通政策執行的“最后一公里”問題,補齊“科技解放警力”效果不明顯、教育改造方法針對不強等的短板問題;與法院、檢察院協同辦案應用平臺的建設,打通辦理減刑假釋案件的“網上通道”,與公安協同反恐平臺建設,實現讓數據多跑路、讓干職少跑路、以智能增效能,推動監管改造工作的質量變革、效率變革。
2、智慧監獄是監獄工作實現精細化管理的抓手。依托于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互聯網+、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將推進業務工作線上流程和線下流程的有效銜接,有助于實現業務標準化、標準流程化、流程信息化,極大的提升監獄管理精細化水平。首先,將極大提升監獄科學決策水平,以大數據為支撐,通過對海量數據的匯總、挖掘、分析,形成服務于監獄管理、服務于民警執法、服務于罪犯改造的數據資源,推動監獄決策由以經驗為主轉變為以經驗和數據的有效結合,確保監獄管理層、決策層能夠準確研判形勢、科學決策、科學施政。二是將延伸干警實踐智慧,以監獄管理制度為基礎,優化拓展監獄各類業務系統,將民警崗位職責流程化、工作流程信息化,進一步解放警力,與此同時,依托大數據中心、大平臺建設,將各應用系統產生的數據匯聚到一個平臺,為民警執法提供全面、實時、準確的數據支撐,保證民警履職履責的同時,提升精細化管理、針對性改造的水平。三是將提升監獄綜合管理精細化管理水平,通過將物聯網、移動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分析等新技術與監管改造工作深度融合,升級改造監管安全風險防控體系,優化整合各業務信息系統,重塑監管改造業務流程,優化“人、事、物、財、策”管理,實現對監獄工作全業務、全流程、全要素的智慧式管理和運行。
3、智慧監獄是監獄安全預測預警風向標。安全是監管改造工作的底線和生命線,智慧監獄建設過程中,提升安防風險防控是建設智慧監獄的首要課題。當前在全國各地智慧監獄實踐探索中,都將安防平臺作為重點和切入點,以北京市監獄管理局為例,提出了建設智能安防平臺和一體化調度平臺的建設思路,以兩級指揮中心為依托,建設“平時防控、戰時處突、平戰結合”的智能安防指揮中心,以“人”、“事”、“物”、“地”、“情”五個維度為架構,全面梳理匯總監管安全風險點,建立監獄安防風險評估管控體系,實現數據自動分析、預警,對安全風險做出定性定量分析和分級分色預警。遇有突發事件,啟動戰時模式,由指揮中心統一指揮、調度和處置,事后對突發事件進行評估分析,整合到安全風險防控體系,實現平戰結合管理閉環。
4、智慧監獄是監獄安防“四防一體化”的粘合劑。智慧監獄建設,特別是物聯網技術的深度應用將建立物與物、人與物、人與人之間無縫鏈接,實現對監獄管理中的人、物、環境的流動變化做到實時監管和控制,有助于構筑基于監獄圍墻周戒安防、監獄進出通道安防、監獄內部公共區域安防、監獄內部單體建筑出入口和內部安防、獄外押解車輛防護等監管安全防范的五道防線,五道防線互為依托、相互補臺,將打通人防、物防、技防、聯防之間的屏障,全面提升安全防范水平。與此同時,依托大數據、大平臺,將視頻、門禁、業務系統協同聯動,通過數據的沉淀分析,逐漸建立“四防”一體化的聯動、聯控和聯防的運行模式,形成主動安防、實時聯動、精準高效的監獄“四防一體化”格局。
二、     智慧監獄建設的現狀
多年來,監獄信息化建設取得了一系列的成就,為監獄工作發展提供了輔助支撐作用。但是與智慧監獄的要求相比,當前監獄信息化建設的現狀相比存在許多不足。
(一)整體規劃方面:頂層設計不足,業務與技術融合度不夠
縱觀全國大多數省市的信息化建設工作,在整體規劃方面普遍缺乏階段性和長期性規劃,大多數本著“缺什么,建什么”的“打補丁”式建設思路,導致煙囪式建設問題、業務與技術兩層皮問題較為突出。業務部門和技術部門各自為政、融合度不夠,業務部門提需求而不參與項目開發過程,技術部門“按圖索驥”,導致項目需求確定難、軟件開發周期長、試點應用升級難度大
(二)硬件建設方面:投資體量不足,硬件建設滯后,不能滿足發展需求
基礎硬件設施建設是監獄信息化建設的基礎,但是全國大多數省市監獄信息化硬件建設普遍設備老化、滯后等問題,硬件方面的問題主要源于信息化建設投資體量不足,絕大數監獄尚未建立與物聯網、大數據、大平臺相配套的硬件設施設備,現有硬件設施設備等難以支撐智慧監獄建設的需要。不僅如此,受限于項目經費管理和保障機制,信息化建設均未形成規范的投資標準,當前信息化項目有財政撥款保障和發改委財政保障兩種,其中財政撥款每年資金相對固定,但是資金體量相對有限,且一年評審撥付一次,不能確保項目建設的延續性需要,發改委項目周期資金體量相對較大,能夠滿足信息化項目周期相對較長的需要。
(三)軟件建設方面:整合不足,數據孤島問題突出
智慧監獄的本質是對監獄數據的智慧處理,監獄數據主要來自應用系統數據匯聚和傳感器數據采集,而這兩部分數據均需要來自軟件的支撐,但是經過深入調研發現,當前監獄軟件建設難以有效支撐這兩類數據采集需求。以北京市監獄管理局為例,經過系統梳理,當前共有44個業務系統,其中在用的23個、待升級12個、在建的5個、僵尸系統4個,因此,業務系統數量雖多,但是難以支撐智慧監獄發展需要,具體而言:一是由于缺乏統一規劃,軟件、接口、體系標準不一致,數據兼容難度大、共享程度低;二是軟件系統煙囪式建設問題突出,數出多源且標準不一,難以確定數據的有效性;三是軟件系統層次不清晰、層屬關系不明確,不能形成完整的數據鏈,亟需進行整合;四是與云計算、物聯網、人工智能等相配套的軟件系統尚處遇建設過程中,非結構化數據處理能力相對較低。這些軟件方面的問題已成為制約智慧監獄的瓶頸性難題,亟需改變。
(四)支撐體系方面:保障機制不健全,支撐乏力
智慧監獄建設需要制度體系、人才和財力體系等方面強有力的支撐,但是“十二五”期間普遍重視硬件和軟件建設而忽略保障體系建設,導致支撐體系方面普遍存在不足。首先,尚未建立“建、管、用、維”的一體化機制,導致信息化項目保障體系不足。其次,信息化專業人才不足,全系統引進和儲備的信息化專業人才不足,缺少既懂業務又懂信息技術的復合型人才,且由于監獄機構改革、輪崗交流等因素影響,信息化專業人才流失嚴重,隊伍結構老化問題較為突出,不利于監獄信息化工作的長期穩定發展。
三、智慧監獄的建設路徑
在全國監獄系統積極推進智慧監獄建設的大好形勢下,北京市監獄管理局自2017年新一屆黨委成立后,積極推進智慧監獄建設,經過一年多的探索,逐漸形成了相對成熟的建設路徑。
(一)建立以理論體系、規劃體系、標準體系“三維支撐”的頂層設計
北京監獄管理局從完善頂層設計入手,從建立理論體系、規劃體系和標準體系三個方面“破題”,逐漸形成科學完備的頂層設計。其中,在理論規劃體系方面,以“什么是智慧監獄”為核心,組織信息化骨干、專家學者、研發公司等單位進行研討,形成關于智慧監獄安防平臺、物聯網應用、移動警務建設、大數據中心、云計算中心、應用平臺、信息安防風險防控等的一整套理論體系,解決了智慧監獄建設方向性問題。在體系規劃層面,先后出臺了“十三五”信息化發展規劃、智慧監獄實施方案,制定“三個五”、“三個一”、“六化”的智慧監獄建設規劃,其中“三個五”即按照“市局—分局—監獄—監區—民警”五級縱向聯動架構,按照資源層、基礎層、數據層、應用層、展示層五層技術結構;按照“民警執法、教育改造、智能安防、隊伍建設、綜合辦公”建設五個橫向業務應用系統;“三個一”,即建立“一朵云”,將監獄系統所有資源匯聚到一個數據中心,形成“監獄私有云”;建設集互聯網、政務網、警務專網、涉密網為一體的網絡傳輸與應用系統,形成“一套網”;將五個業務應用系統平臺匯聚成一個綜合管控平臺,建設“一站式”登錄。“六化”即打造監獄管理精細化、指揮調度立體化、安全防控精準化、刑罰執行智能化、教育矯治科學化、綜合辦公無紙化的智慧監獄。在標準體系方面,以司法部《全國監獄信息化應用技術規范》為指導,出臺北京市監獄管理局智慧監獄建設標準,完善智慧監獄業務架構、應用架構、服務架構、數據架構、技術架構等建設標準,保證智慧監獄建設的統一規范性。
(二)建立人、財、物、智、策“五位一體”的保障體系
完善的保障體系是智慧監獄建設的前提和基礎,北京監獄管理局從人、財、物、智、策等五個方面入手,為智慧監獄建設提供完善的保障體系。
在“人”保障的方面,北京監獄管理局在制定“十三五”信息化發展規劃時,即明確提出將建設智慧監獄列入“一把手”工程,并根據傅政華部長提出的各級領導要要親自抓學習、親自抓部署、親自抓建設、親自抓督察的“四個親自”的要求,進一步細化“一把手”工程的具體要求,建立主要領導親自抓、主責領導靠前抓、業務領導協同抓的工作格局,為智慧監獄建設提供強有力的領導基礎。在此基礎上,抽調業務骨干和技術骨干成立智慧專班,成立專題工作室,培養信息化領域的帶頭人和骨干,引導技術骨干研究業務,培養一批懂技術懂業務的復合型人才,為信息化發展積蓄力量
在“財”的保障方面,健全完善智慧監獄重大項目保障機制,探索將信息化重點項目納入市財政保障體系的常態化機制,力爭將智慧監獄建設納入北京市信息化發展規劃內容。
在“物”的保障方面,將智慧監獄建設納入整體建設規劃,將信息化項目建設與行政、基建等建設項目有機結合,綜合利用監獄各類物力資源設備,為監獄信息化發展提供強有力的物力資源支持。
在“智”的保障方面,加強與科研院所的合作,引入專家學者,充實“外腦”資源,建立市局信息化建設“智庫”,將外部“智庫”與內部“專家”的優勢結合好、發揮好,把獄內“專家”行之有效的好經驗、好辦法融入到信息系統、沉淀進數據模型,實現理論和實踐有機結合。
在“策”的方面,將智慧監獄建設列入重點工作任務,根據智慧監獄發展需求,完善信息化發展相關政策,減少政策方面的桎梏。
(三)注重實施方法,處理好四個方面的關系
智慧監獄建設是一項周期長、投入大的系統工程,需要選用科學的方法才能有效推進,北京監獄管理局經過探索摸索,認識到建設智慧監獄需要處理好以下四個方面的關系:
一要統一規劃與統籌推進并舉。為確保智慧監獄順利推進,北京監獄管理局制定“十三五”信息化發展規劃,在市局層面成立由黨委書記牽頭的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領導小組,在全局單位成立由“一把手”牽頭的24個工作協調推進組,統籌考慮規劃、建設、開發、應用、管理和安全等因素,統一標準和技術規范,統一組織實施,強化上下級之間的協調,推進資源整合,協同工作步調,確保信息化建設工作有計劃、分層次、有步驟的開展。在此基礎上,按照“分步實施、試點先行、整體推進”的思路,按照優先急重原則,統籌推進全局信息化建設工作,逐步推進信息技術成果在全局的轉化和應用。
二是業務與技術并融。信息化建設不僅是一個技術過程,而是與監管業務不斷融合的過程,信息化項目推進的快慢、建設的成敗、應用的好壞,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業務與技術的融合度。基于此,北京市監獄管理局建立了“建、管、用、維”的信息化項目全流程管理制度,搭建業務部門與技術部門融合的建設路徑。項目立項階段,以發展需求和業務需求為主導,以重點問題、難點問題和瓶頸性問題為主攻方向,圍繞“項目將實現哪些功能、解決哪些問題、為實戰提供哪些支撐”破題,真正達到實用、夠用、管用。項目建設過程中,集中優勢資源,共同推進項目建設,同步出臺管理制度。項目建成后,以業務部門為主出臺管理制度、開展業務培訓,對“陣痛期”產生的“影響”,業務部門做好引導工作,技術提供支撐,縮短“陣痛期”,保證項目及時落地。按照這一建設路徑,自2017年以來,“新生在線”教育改造平臺、民警執法平臺、罪犯醫療信息系統、大宗物品采購電商平臺、大門科技一體化等項目在全局范圍內順利推廣應用,對業務工作形成了強有力的支撐。
三是建設與應用并行。監獄信息化建設一項周期長、投入大的系統工程,應用平臺建設需要逐年推進、不斷完善,因此,北京市監獄管理局在信息化建設中,堅持“以用促建、以建促用”的基本原則,建設與應用并行,確保需要一個建設一個,建成一個用好一個,以建設促應用,以應用促發展,以發展促規范,既要滿足長遠發展,適度超前,又要立足實際,功能適用,將云計算、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信息技術最新成果轉化為監獄工作的實際戰斗力。
四是開放與安全并重。隨著司法行政系統信息化建設的推進,監獄系統數據將接入司法大數據平臺、信息資源管理平臺、數據共享交換平臺,與法院、檢察院、社區矯正部門交換、共享、開放的數據資源增多。數據資源作為越用越增值的非消耗性資源,開放和共享程度越高,越有助于提升決策的科學性、研判的精準性,建設智慧監獄就要主動融入司法行政的“大數據”體系之中,為司法行政信息化建設貢獻力量,共享司法行政信息化發展成果。同時,網絡和信息安全領域錯綜復雜,新技術帶來的安全問題的嚴重性、破壞性是巨大的、不可逆轉的和難以預期的。因此,北京市監獄管理局智慧監獄建設過程中,堅持安全第一,將信息安全防范體系要與平臺項目建設同步規劃、同步建設,實現信息系統安全可控、能控、在控。
四、智慧監獄的建設目標
智慧監獄是監獄信息化的高級形態,北京市監獄管理局建設智慧的目標在于實現科技應用領先,而科技應用領先體現為監獄管理精細化、指揮調度一體化、安全防控精準化、刑罰執行智能化、教育改造科學化、綜合辦公無紙化。
一是監獄管理精細化。基于網格化管理理念依托于將物聯網、移動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分析等新技術的深入應用,對監獄安全防范、獄政管理、教育改造、刑罰執行、隊伍管理、勞動改造、綜合保障等多個維度進行建模分析,實現監獄運行態勢精準感知、各類資源的高效調度、監獄執法效能的精準管控,實現網格內“事務劃分清晰、崗位職責明確、干警履職到位”的精準化管理格局,提升監獄網格化管理的精細度和規范化,形成依據新科技而產生的精細化管理模式。
二是指揮調度一體化。智慧監獄建設以智能安防指揮為重點,無縫對接對講、電話、終端等通訊系統,輔助即時通信、郵件、傳真等多種方式,打造一體化指揮調度系統。匯聚定位、通信、視頻、數據等資源到統一平臺,以大數據、云計算為載體,分析、研判監獄安全態勢,實時展示監獄罪犯活動動向、警力分布、物力資源、技防資源、警戒安防等信息資源,并根據不同應用場景需求,形成資源一體化、事件處置扁平化、操作智能化、決策智慧化的立體指揮調度體系,為指揮決策者、民警“賦能”,確保一般風險能夠在最短時間內提示,動態跟蹤研判各類安全隱患的發展變化,及時查漏補缺、消除隱患;遇有重大風險時,所有能夠調動的資源一目了然、一鍵調度,能夠在最短時間內調動最多、最有效、最便利的資源進行處置,在提升處置效率的同時,提升監獄資源利用效率,實現指揮和調度的立體化管理,解決了指揮調度信息不完整、不對稱問題。
三是安全防控精準化。智慧監獄建設過程中以構建“事前防范、事中控制、事后評查”的全流程智能化預測預警體系為基本要求,通過各類安防系統數字信息集成,對監獄任意時間、任意地點對監獄內人的安全行為、物的安全狀態及環境、管理狀況進行可視化分析展示;根據不同層級、不同部門、不同崗位人員的業務需求,精準推送分析研判成果;根據安全風險分析預測結果,智能匹配不同等級風險管預案,自動關聯觸發各類技防、物防、人防資源,形成精細化、智能化的安防防范體系,推動安全防范從被動預防到主動防范的轉變,實現安全風險的精準預測、精確研判、精細管控。
四是刑罰執行智能化。按照刑罰執行全流程網上辦案的要求,形成執法辦案智能化。在監獄內部案件流轉中,自動收集罪犯計分考核、教育改造、獎懲、處遇、獄內消費等信息,依據減刑假釋規定,智能推送符合減刑假釋條件的候選名單和提請依據,自動提取罪犯基礎數據和日常管理數據,通過規則引擎和執法數據庫,自動推送罪犯減刑假釋幅度,智能生成關鍵文書。在執法辦案的關鍵環節設計、關鍵時間節點設置靜默化監督模型,實現辦案全程留痕,變人工監督為智能監督,有效防范的安全風險。辦案信息在監獄管理局、法院和檢察院自動網上流轉,提升辦案效率,實現“數據多跑路,民警少跑腿”。
五是教育矯治科學化。打造罪犯教育改造云平臺,構建罪犯入監前社會信息數據、入監后日常改造的考核數據、視頻數據、音頻數據等資源的數據庫,并與監獄綜合管控平臺對接,實現罪犯教育改造信息的全部集成。依托大數據中心,通過罪犯改造數據沉淀與分析,探索建立服刑人員教育改造真實性模型、危險性行為預測模型、頑危罪犯心理狀態評估模型以及精細化的個性教育改造模型,利用大數據的聚合、關聯等技術,實現監獄個人數據與教育改造數據全樣本數據的匹配和比對,科學分析、評估服刑人員改造狀態,從而制定科學的、個性化的教育改造方案,提升民警對服刑人員改造行為的預測能力,掌握工作的主動性。
六是綜合辦公無紙化。智慧監獄建設過程,必然伴隨著工作流程化、流程信息化的過程,而這一過程的將極大推動綜合辦公的無紙化進程,即依托政務外網、涉密網,實現用車、用餐、辦會、文件、請銷假等日常工作的網上流轉和審批,不斷完善辦公自動化、檔案電子化管理、新聞信息宣傳等信息化功能,實現工作信息實時交流、政務資源全局共享,實現監獄局、監獄公文一體流轉、全程留痕管理和信息實時檢索。
建設智慧監獄是監獄系統在新時期實現新發展的新引擎,是監獄厚植發展優勢、破解發展難題的重要契機,加強對智慧監獄建設研究,有助于進一步明確“智慧監獄是什么”這一關鍵問題,進而能夠厘清建設思路、建設路徑,科學謀劃智慧監獄的頂層設計,實現信息技術與監管改造工作的深度融合。隨著智慧監獄的深度推進,將逐漸建立起監獄私有云體系、監獄大數據中心、監獄綜合管控平臺,打造具有北京市監獄管理局特色的民警執法平臺、教育改造平臺、智能安防平臺、隊伍建設平臺,逐步建設安全高速的網絡體系、動態感知的物聯網體系、立體聯動的技防體系、分類清晰的業務體系、精準高效的安全風險防控體系,推動風險防控從被動響應向主動預防轉變、指揮決策從經驗驅動向數據驅動轉變、犯情研判從人工摸排向精準發力轉變,實現民警執法全程留痕、罪犯改造全程留跡、監獄日常管理全方位精細、監獄決策多渠道智能輔助,全方位提升首都監獄工作智能化水平,走出一條具有首都特色的“科技應用領先”之路,為監獄創新發展帶來更大空間。
 
參考文獻:
【1】孫培梁:智慧監獄[M],清華大學出版社2014年版;
【2】余莉琪、李永華、陳雪松:智慧監獄安防應用[M].中國法制出版社2017年版;
【3】左運國:基于大數據的監獄安全防范模式應用分析[J],載《中國安防》2015年第2期;
   【4】朱永忠、盛賢群:智慧監獄軟實力建設的思考[J],載《河南司法警官職業學院學報》2017年第9期;
   【5】張惠雅:某省監獄信息化建設框架探析[J],載《信息科技與信息技術》2014年第12期;
【6】張斐:智慧監獄中云計算技術的應用[J],載《科技風》2018年第1期;
【7】趙志剛、金鴻浩:智慧檢務的演進與變遷:頂層設計與實踐探索[J],載《中國應用法學》2017年第12期;
【8】王傳敏:智慧監獄的發展方向及價值定位[J],載《中國司法》2018年第7期;
【9】田文彪、張雪杰、張東亮:大數據助力監獄精準教育改造[J],載《中國監獄學刊》2018年第1期;
【10】司法部:“十三五”全國司法行政信息化發展規劃
 
 


上一篇: 中國法學會刑事執行法學研究會中國監獄工作協會監獄法學專業委員會2018年理論研究綜述(一)
下一篇: 監獄行政執法與刑罰執行銜接法律問題研究
彩民社区特码资料 qq麻将手机版 龙虎合app下载 二十一点安卓游戏在线 黄金计划软件网址是什么意思 黑红梅方王走势怎么看 老版捕鱼达人2安卓版 什么项目赚钱 飞禽走兽机怎么压才可以赢 大学生快速赚钱一万 极速赛车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