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民社区特码资料

戒毒人員戒治效果評估體系的建立與完善

作者:佚名    來源:北京市監獄管理局    點擊數:213    更新時間:2019-02-15     文章錄入:bgs


 

摘要:戒治效果,就是戒毒人員經過戒毒治療后取得的效果,目前,人們評價戒毒治療效果的指標主要是看復吸率。隨著我國對禁毒戒毒工作的重視,相關法律法規不斷完善,強制隔離戒毒、社區戒毒等戒毒治療工作模式不斷規范,戒毒治療的成效逐步顯現,平均保持操守時間不斷增加,情緒心理狀況、家庭關系、社會適應能力等不斷改善。我們認為,戒毒治療效果并不應該僅僅通過復吸率這種指標來評價,而應該是一個戒毒人員回歸社會后不同階段綜合狀況的評估。本文堅持“以人為本”的戒治理念,從戒毒治療的科學原理出發,對戒毒工作及戒治效果評估進行介紹和分析論述,意在不斷澄清人們對于戒毒治療及其效果的理解,提升社會整體對于戒毒工作成效的理解和支持,更好地推進戒毒工作取得更實在的效果。
關鍵詞:戒毒人員 戒治效果 評估
 
一、戒治效果的含義
對戒毒人員的戒治效果的評估,我們認為,應該是一個綜合性的評估體系,既包括復吸率,也應該包括:對于吸毒引發的相關疾病的控制情況、戒毒人員整體心理健康狀況的改善情況、在家庭中的建設性作用和原本失調的社會功能的恢復情況等等。當前,為期2年的強制隔離戒毒生活,無疑可以給成癮者一定的時間去恢復之前毒品及成癮行為對身體,尤其是大腦帶來的破壞性作用,但戒毒人員能否在回歸社會后重新掌控自己的生活,恢復其作為社會人的社會功能才應該是我們戒治工作的更為重要的意義。
理論界對“成癮”的定義是一種反復發作的慢性腦疾病,其反復的特性意味著毒品成癮者復吸的可能性是隨時可能出現的。一些具有反復發作特征的疾病——糖尿病、高血壓、哮喘等,這些疾病的發作受自身生理、行為、環境等因素的影響,對于這些疾病的發作,我們很少懷疑之前治療的效果和意義。但是,對于戒毒工作,如果戒毒人員在一個階段的戒治結束之后發生了復吸行為,人們通常會認為這個戒毒治療是失敗的、無效的,甚至是無意義的。把毒品成癮與傳統意義上的反復發作的疾病相對比,我們可以澄清這樣一個認識:即便復吸行為發生了,并不能說我們之前的戒治是無效的。對于戒治工作是否有效、效果如何,應該有一個綜合性的、更為全面的評價標準。澄清這個認識不意味著為戒毒人員復吸提供借口和支持,而是為了從更科學、更人本的角度來審視戒治工作,幫助戒毒人員在保持操守的道路上走得更遠。
二、當前戒治工作模式及評估辦法的意義與不足
2013年9月,公安部、司法部、國家衛生計生委共同制定并引發了《強制隔離戒毒診斷評估辦法》,第二條明確規定,強制隔離戒毒診斷評估是指強制隔離戒毒所對戒毒人員在強制隔離戒毒所期間的生理脫毒、身心康復、行為表現、社會環境與適應能力等戒治情況進行的綜合考核和客觀評價。全國人大法工委將強制隔離戒毒診斷評估釋義為:“綜合考慮多方面的因素,包括戒毒人員本人的狀況、吸毒和戒毒的動機、人格狀況、家庭環境條件、戒毒人員以前吸毒和戒毒的經歷以及戒毒人員在接受強制隔離戒毒期間的表現等。”
表1:現行戒毒工作模式:

所處階段
主要任務
分類劃組
戒治內容
入所階段
進行以適應為主的入所教育;對人身危險性進行篩查
人身危險性類
情緒情感類
藥物依賴類
戒斷癥狀類
 
危機干預、音樂治療、正念減壓、表達性藝術治療等情緒釋放類輔導活動
中期
“動機晤談”為基礎的個別教育和結合個人分類劃組情況進入各種小組式戒治課程及階段性評估
認知、行為:認知成癮重構、習慣養成、認知行為訓練、MBRP、人際的等取向心理團體活動。
 
 
 
根據個人情況安排(不作為重點工作對象)
康體訓練
動機:MI激發改變動機、穩固戒毒信念,增強對戒毒行動的規劃。動機后,認知、行為、社會支持三類根據個人情況選擇進入
評估及
出所階段
回歸社會指導、出所小組
社會支持:家屬課堂、家庭治療等修復家庭關系的輔導活動;職業、創業教育
 
與派出所或家屬簽訂幫教協議;自愿戒毒協議等

戒毒效果評估辦法應建立在現行戒毒工作模式(見表1)之上,同時又反過來會影響和促進戒毒工作模式。開展戒治工作與效果評估猶如鐵道的兩根鐵軌,共同指引強制隔離戒毒所這列火車的前進方向。多年來,我們不斷探索戒治思路,引進科學的戒治技術——通過“運動處方”等形式的康體訓練恢復戒毒人員身體機能;“鼓圈”“音樂想象”等音樂治療技術完善女性吸毒人員的自我意識,實現心理上的疏導與治愈;“基于正念的成癮行為復發預防技術”提升吸毒人員耐受痛苦的能力;通過“動機晤談”“認知成癮重構”“積極習慣養成”等技術內容與課程不斷強化戒毒人員的戒毒動機和戒毒認知;推進家屬課堂修復戒毒人員與家人之間的關系;通過職業、創業教育為戒毒人員回歸社會后的建設性作用提供條件等等,并隨著戒毒工作理念、技術的更新,不斷修訂完善《強制隔離戒毒診斷評估辦法》,對戒毒人員生理、身心、行為、社會功能等方面進行綜合評估(見表2),每個人的評估結果是對戒毒人員個體的評估;整體的評估結果也是對強制隔離戒毒所工作成效的一個評估。
表2:評估內容

評估主體
評估內容
醫院
生理脫毒——急性戒斷癥狀是否完全消除;稽延性癥狀是否還明顯;精神癥狀出現及控制情況
矯治業務部門
身心康復——身體機能、體能改善情況;戒毒動機和掌握防復吸方法情況;心理測試情況;家庭及社會關系改善情況
大隊民警及戒毒人員同伴
行為表現——服從管理教育,遵守所規所紀情況;接受戒毒治療,參加康復訓練;參加各項教育矯治活動;參加康復勞動;坦白檢舉違法犯罪活動
管教執行部門
社會環境與適應能力——簽訂幫教協議情況;家屬或所在社區配合戒毒情況;接受社會監督或援助意愿情況;掌握就業技能情況;生活來源或穩定居所情況。

現行戒治效果的評估工作對于戒毒工作意義重要,體現在以下幾方面:
首先,所內戒治效果評估工作是對戒毒人員行為等各方面表現的激勵和約束,更有利于管理。戒毒人員面臨著兩年的強戒期,無論其戒毒動機如何,都會有迷惘和無力感,評估機制無疑會給戒毒人員的所內生活指引方向,促使其從身體、心理、行為表現、與家人關系等方面不斷調整、改善自身,爭取早日回歸社會。有了目標,大部分戒毒人員就會積極主動地適應所內的生活和管理模式,這無疑對于場所的安全穩定和有序戒治提供了有利條件。
其次,所內戒治效果的評估是以出所后順利回歸社會為目標的戒毒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多年來,我們不斷圍繞提高“教育戒治質量”這一中心任務,開展戒毒人員身體和大腦功能的康復訓練、個體團體心理輔導與咨詢、音樂治療、正念訓練、家屬課堂、出所小組等方面的工作,各項工作的效果終將體現在其出所后的社會及家庭生活中。在這些戒治工作之外,建立一套科學有效的戒治效果評估工作機制,可以不斷推進戒治工作系統化,使各項戒治工作可以分階段、有側重地得到有序、有效開展。所以,效果評估工作應該納入戒治工作的體系中,且應該作為戒治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
再次,所內戒治效果評估作為戒治工作過程中的重要環節,對民警開展好下一步戒治工作具有重要意義。戒毒所內通過各階段性的評估工作可以引導戒毒人員了解自身的戒毒狀況,同時民警也可以針對其近階段的評估結果與戒毒人員開展個別談話,進一步激發和強化其戒治動機,并共同制定出下一階段的戒毒計劃。
最后,所內戒治效果評估是強制隔離戒毒工作與公安工作銜接的重要一環。目前,戒毒人員如果在階段性評估中達到符合提前解除的條件,強制隔離戒毒所會將該人提前解除的意見向原決定機關進行提交,如果提前解除的意見得到批準則會由其戶籍所在地或現居住地的派出所和家屬共同接其回歸社會,即便是按期解除的戒毒人員也是如此與公安機關銜接,為戒毒人員的后續照管工作提供支持。科學有效的評估工作是各方達成一致、順利交接的重要參考依據。
評估,是對現狀的一種綜合評價,同時也是對未來的預測。通過戒治效果評估,可以預測戒毒人員在回歸社會后保持操守的可能性。一個戒治效果評估體系是否科學合理,主要是看我們根據評估結果做出的預測與被評估人群出所后的表現情況吻合程度如何。也就是說,我們認為戒治效果好的人從戒毒所回歸社會以后是否能夠多數不再吸毒,或者操守的保持時間是否較戒治效果不好的人群更長。但在實際工作中,目前我們對評估工作
然而,目前強制隔離戒毒所對于戒治效果評估是否科學有效的檢驗,只能是通過復吸率來判斷,更多的評估結果無法在實踐中檢驗。我們認為,當前戒治效果評估最大的問題不在于評估的內容,而在于應該在什么時候評估和由誰評估。這就好比我們在培訓機構學習某項技能,檢驗培訓效果的考試有多種,有培訓機構自己組織的摸底考試,有國家統一組織的技能資格考試,也有最終在實際工作中運用技能效果這個最終“考試”,在這三層考試中,培訓機構自己組織的摸底考試結果一般無法令人信服,國家組織的技能資格考試結果會有很多人信服,但最讓人信服的,是在實際工作中的工作成效。所以,戒治效果的評估完全由從事戒治工作的強制隔離戒毒所來進行,存在著一定的局限性。理想的戒治效果評估應該是在戒毒人員回歸社會后定期進行,徹底檢驗起社會適應能力和保持操守情況。而當前對于回歸社會的戒毒人員戒治效果的評估,僅僅從強制隔離戒毒所的角度來看又是鞭長莫及的,存在工作職能和執法權力不足的問題。
三、戒治效果評估中的兩點問題
(一)避免“治療鴻溝”,戒毒動機的激發與后續的維持是戒治工作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
目前,戒毒工作的現狀是強制隔離戒毒所人滿為患,自愿戒毒所戒毒人數難以保證。這就是一種被稱作“治療鴻溝”的現象,即大部分吸毒的人并沒有接受除強制外的任何戒毒治療,即使簽署過社會戒毒的協議,也并不會主動去尋求治療性幫助。這個問題的原因,我們以強戒所內隨機抽取的30名女性強戒人員為樣本,通過“你認識的吸毒的人,這些人一直在使用毒品,而沒有停下的原因中,你認為在下列各原因中占比是怎樣的”這個問題逐一訪談獲得數據,從所內人員口中了解更多使用毒品的人對于毒品和戒治的認識,得出的結果如下(表3):
表3:調查結果

 
原因情況
占比
1
不認為吸毒這件事有那么糟糕;
30.5%
2
認為吸毒是問題,但是為了生活,難以改變;
18.83%
3
知道吸毒是問題,但是認為只要自己想戒就可以戒,只是沒到下決心的時候;
24%
4
認為吸毒是問題,但是不相信可以戒,所以就不和自己較勁;
12.67%
5
了解成癮的問題,但不愿意接受任何治療,只想靠自己;
12.5%
6
其他:(2人補充為“一種應對問題的方式”;1人為是“一種習慣”;1人為“無法接受身材的變化”)
1.5%

調查結果可以幫助我們更清楚的看到“治療鴻溝”的現象:
第一,對于毒品的危害性,吸毒人員的認識與認可程度不高。盡管我們在所內開展了各種形式的毒品危害性教育,如組織觀看《與死亡共舞》等光盤,邀請中科院專家介紹毒品導致大腦損傷情況的相關研究,甚至還有一些曾經生活在她們周圍的強戒人員出所后復吸導致非正常死亡等案例教育,但是大部分吸毒人員在內心還會認為“跑偏”是少數人的事,自己肯定不在那些少數人的范圍內。從原因的排名不難看出,排在第一位的是30.5%的人“不認為吸毒這件事有那么糟糕”;第二位的是24%的人“知道吸毒是問題,但是認為只要自己想戒就可以戒,只是沒到下決心的時候”,這類人的想法主要是源于過度自信,認為自己可以駕馭毒品,而非被毒品控制。事實上,開始使用毒品的人往往就是被“想戒我就可以戒”的想法帶到了一個失控的方向上的,開始認為“我可以控制使用”的人可能事實上是可以控制的,但是隨著使用毒品次數和數量的增加,毒品會引起大腦執行“控制”功能的區域受到損傷,損傷的腦功能體現在個體身上就是“能否控制”已經不是個人意志和能力所可以決定的,依賴的形成是一種必然。
第二,戒毒動機的激發與維持既是戒治工作的關鍵前提,又是戒治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貫穿戒治工作始終。試想一個身體狀況恢復良好、又練過“正念”,懂得何為“貌似無關的決定”,具備很多戒毒技能的人,如果依然“不認為吸毒這件事有那么糟糕”,那么我們的戒毒工作恐怕也會如“紙上談兵”。持續激發、鞏固、維持戒毒人員的動機,就是要讓戒毒人員留在戒治中,做法如MI(動機式訪談法),正如糖尿病、高血壓等疾病一樣,我們的戒治工作就是要讓戒毒人員意識到即使戒了很長一段時間,復吸這件事仍然是隨時需要注意和預防的,使用毒品問題不是一種一次性可以治愈的疾病,同時也要引導戒毒人員充分意識到疾病的復發與否是與生活方式密切相關的。戒毒人員在面對誘因時的矛盾心態,是“想要使用”和“堅持改變”兩種動機同時出現——是人類在改變的路徑上的一個正常的過程,即使出現一次復吸,如果可以及時回到正常的生活中,而不是一發不可收拾的開始,這也是一種戒治的效果,只是這種效果在我們現行的工作模式中,卻是無從評估的。
(二)戒毒人員戒毒效果的更有效的評估應該有待更加健全的社會工作體系
戒毒人員即使經過很有效的戒治,其戒毒動機在以后的生活中仍然是一個動態變化的過程,吸毒問題是戒毒人員長期需要面臨的問題,隨著戒毒動機的波動,其表現出的戒毒效果自然也不會是一成不變的。戒毒動機的波動不僅是戒毒人員個體的問題,也和戒毒人員回歸社會后的生活境遇、環境有不可分割的關系。僅僅通過所內對戒毒人員個體的某些指標、維度上評估決定一個人是否可以提前回歸社會,缺乏全面性。現行評估辦法更多情況下是對于所內戒毒人員行為表現上的一種激勵和制約。事實上,戒毒人員在強戒所內做出以后不再吸毒的承諾性語言僅僅是可能戒毒的一種信號,而并不能代表戒治效果可以長期保持。盡管我們不斷研究完善評估工具——各種量表和測試,并在量表中設置各種信度、效度指標以提高量表的科學性和有效性,并不斷將評估工作與具有治療意義的訓練方式相結合,一定程度上實現評估戒治相結合的模式,但是這個評估結果仍然難以預測到其出所后在復雜的社會環境和個人身心變化中會如何保持戒治效果。所以,如何將所內戒治效果評估的作用延伸到其回歸社會以后才是更有意義的工作方向——使評估結果對于戒毒人員出所后的生活具有一定的指導意義,或者,戒毒人員在回歸社會后可以得到以評估結果為參考依據的社會幫教力量的持續照管,使評估結果能夠更多地從戒毒人員的角度為其提供支持,幫助其盡快實現在家庭及社會中的建設性作用,當然,這樣的作用應該是社會工作的主戰場,社區矯治應該得到更為大力的發展,我們期待更加健全的社會工作的體系。
四、對建立全社會多方位戒治效果綜合評估體系的展望
時代在前行,社會在進步,我們從事在戒毒矯治工作前線的民警正深刻地感受著近幾年來強制隔離戒毒工作循證化、科學化、系統化的進程。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形成有效的社會治理、良好的社會秩序,使人民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實、更有保障、更可持續。”相信在不遠的將來,社會工作將會應時代的進步與文明的需要得到不斷的發展,體現在吸毒人員的戒治與康復問題上,可能會實現一種全社會多方位的集預防、治理、戒治康復、評估照管為一體的工作體系,那樣,戒治工作的效果評估可以展望如下:
(一)醫療機構對出所后戒毒人員的健康狀況定期進行評估,建立專門健康檔案,同時定期提供免費的戒毒相關醫療服務,體現國家與社會關懷的同時,有效預防吸毒引發的疾病的傳播,并實現對于相關疾病的控制。
(二)出所人員現實居住地派出所聯合社區機構做好康復人員的后續照管,定期進行綜合評估并建立社會適應性檔案,包括心理健康、家庭關系、工作狀況、人際關系等社會功能方面的評估結果,了解個體家庭、工作等狀況以及現實生活中面臨的主要困難,并針對個體情況提供必要的心理輔導、就業指導、家庭輔導等社會性工作的支持。
(三)社區聯合自愿戒毒機構,對出所后戒毒人員持續開展戒毒動機的評估與維持工作,確保更多的人出所后依然愿意留在戒毒治療中,同時對其在家庭中的建設性作用和原本失調的社會功能的恢復情況進行跟蹤評估。
(四)對于再次因吸毒行為違法的人員,社區等方面可以給戒毒所等矯治、改造單位提供該人在社區的相關評估情況,針對其個體情況挖掘積極資源,重建戒治信心,使其盡快投入到新一輪的戒治循環中。
設想在這樣一個伴隨戒毒人員在所和回歸社會全過程的評估體系下,全社會各方面戒毒力量統一行動起來,形成一體化戒治框架,戒毒所內戒治工作向所外延伸,社會工作在戒毒所內延伸,真正地形成戒毒人員戒治工作的無縫銜接,這樣戒毒工作的成效應該可以取得更加有力的保障,會有更多的戒毒人員在不斷提升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中回歸到社會的主流,成為健康守法的社會公民。
 


上一篇: 性格色彩學FPA的罪犯改造價值及其現實路徑探究
下一篇: 新形勢下監區發揮培訓主體作用的幾點思考
彩民社区特码资料 什么网站可以传图赚钱吗 最新欢乐生肖娱乐 天津快乐十分平台 mg娱乐首页 彩票投注单打印助手 江西时时开奖视频直播 t6国际登录 奔驰宝马金币破解版 微信公众号有打码赚钱 藏分出款是藏分后马上出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