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民社区特码资料

出監教育管理模式探析

作者:佚名    來源:北京市監獄管理局    點擊數:118    更新時間:2019-03-31     文章錄入:bgs


 

2008年10月,司法部在全國監獄教育改造工作會議上,正式提出“要根據罪犯教育和回歸社會的需要,建立出監監獄或出監監區,開展集中的出監教育,鞏固教育改造成果,幫助罪犯順利回歸社會”。2011年1月,司法部又在全國監獄職業培訓和出監教育工作現場會上,明確要求有條件的省區市都要成立出監監獄,每個監獄都要成立出監監區。
目前,全國監獄機關開展出監教育主要有三種模式:一是因罪犯自身原因和改造需要,按照出監教育大綱內容,繼續在原關押監區進行出監教育;二是在監獄內部成立出監監區,專門負責屆臨出監罪犯的教育改造工作;三是成立專門的出監監獄,承擔屆臨出監罪犯的教育改造工作。理想條件下,成立專門的出監監獄,負責出監罪犯的教育改造工作,效率更高,效果更好,但是會受監獄布局、押犯構成的影響,適合于監獄布局相對集中的直轄市和省、自治區監獄片區或分局。
一、出監教育的必要性
(一)監獄機關的職能要求
監獄是國家的刑罰執行機關,監獄的主要職能便是對觸犯國家法律的違法犯罪分子執行刑罰。然而,隨著時代的發展,我們越來越多地認識到,懲罰并不是監獄工作的唯一目的,除此之外,我們更多地承擔著改造罪犯,幫助他們在刑釋后能更好、更快地回歸社會、融入社會,避免他們重新違法犯罪的工作職能。這就要求我們將工作積極地“向后延伸”,盡早為罪犯回歸后的生活做準備。
(二)落實國家總體安全觀的實際需要
出監教育的任務是通過對罪犯進行形勢、政策、前途教育,遵紀守法教育和必要的就業指導,開展多種類型、比較實用的職業技能培訓,增強罪犯回歸社會后適應社會、就業謀生的能力。出監教育作為罪犯教育改造工作的最后一道工序,是罪犯實現由“監獄人”向“社會人”角色過渡的關鍵環節,目的在于提高罪犯回歸社會后適應社會的能力,降低重新違法犯罪率,助力國家總體安全。
(三)理論呼喚
  1.刑罰人道主義理論
刑罰人道主義主張將犯罪人作為倫理主體對待而不是物體處理,不僅要關注罪犯肉體的存在和需要,也要關注罪犯個人尊嚴的維護和罪犯社會價值的復歸。如《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標準規則》第58條至第61條具體規定了幫助罪犯改造和回歸社會的內容:“刑期完畢以前,宜采取必要步驟,促使囚犯逐漸納入社會生活。按個別情形,可以在同一監所或另一適當機構內訂出出獄前的辦法。”
2.教育刑理論
教育刑理論認為犯罪既非犯罪人自由意識的選擇,也不是天生自然決定的,而是不良社會環境與個人相互作用的綜合產物;國家不應一味懲罰作為社會環境犧牲品的犯罪人,而應當在刑罰懲罰的同時教育、改造他們,使其盡快回歸社會,因而矯正、教育改造犯罪人以保衛社會,才是刑罰的目的。
  3.復歸理論
復歸理論認為所有罪犯都是可復歸的;監獄是一個提供矯正罪犯的富有建設性的地方,而不是一個懲罰罪犯、剝奪犯罪能力的場所。正如“將一個人數年之久關押在高度警戒監獄里,告訴他每天睡覺、起床的時間和每日每分鐘應做的事,然后再將其拋向街頭并指望他成為一名模范公民,這是不可思議的!”
二、出監教育管理模式構建
出監教育管理模式即為了提高監獄對出監罪犯的改造質量,降低重新違法犯罪率,而采取的一系列方式方法的總和,它是對出監教育工作實踐的總結和提煉,來源于實踐,又高于實踐。出監教育管理模式一般包括出監教育的功能定位、收押原則、管理尺度、管理方式、教育改造內容等。
(一)功能定位
出監教育應把“幫助服刑人員順利回歸社會”作為核心理念,將“強化守法意識、培育健康心理、提高就(創)業能力、增強社會適應性”作為工作要求。
出監教育有別于入監教育和常規矯正教育,其功能主要包括:
1.深化鞏固。出監教育作為罪犯服刑的最后階段,首要功能在于深化、鞏固前期改造成果。出監教育稍有懈怠,不僅有可能導致先前的改造績效毀于一旦,而且也無法完成監管改造的最后沖刺,致使即將收獲的改造成果功虧一簣。
2.調整過渡。罪犯長期處于嚴格監禁條件下,在生理和心理上需要進行有效調整來重新適應社會與家庭新生活。為了促進罪犯盡快地適應回歸生活,出監教育應通過營造與常規矯正階段有所區別的監管環境、處遇條件特別是教育內容,幫助出監罪犯完成新角色的調整與轉換,并能夠使其心理在急劇變化時,有一個過渡期或緩沖帶,使其能夠從“監獄人”快速變成“準社會人”,為成為合格的公民做好充分準備,確保其能夠平穩走出監獄,順利適應新的社會生活。
3.評估反饋。監獄教育是一個從入監教育、矯正教育到出監教育的一體化教育過程。通過對出監前的罪犯進行綜合評估,既可以知曉監獄對罪犯的改造質量究竟如何,又可以為下一步的社區矯正或綜合治理工作提供有效的幫教參考。同時還可以通過改造結果的反饋信息,總結、反思、調整前期改造工作中存在著的問題與不足,為新的決策、制度的完善、教育方式的創新提供有力的參考依據,并最終形成一個良性循環、并相互促進的一體化、高效、科學的改造系統。
(二)收押原則
  出監教育整體收押原則應為:確保監管安全,滿足實際工作需求,實現出監教育效果最大化。具體收押條件為:1.剩余刑期在三個月以內;2.身體健康,具有小學以上文化程度,能夠參加正常學習、培訓;3.年齡在60周歲以下。4.考慮到目前全國各地在安置幫教、就業推介、社會保障等政策實施上存在差異,以收押本地籍出監罪犯為主。
(三)管理尺度
罪犯管理必然涉及管理尺度的問題,出監罪犯管理尺度上應該堅持以下原則:
1.適度寬松原則。為弱化罪犯監獄人格,增強罪犯刑釋前回歸社會的自信心,實現從監獄人向社會人的逐步過渡,對來到出監監獄接受教育改造的罪犯,在日常管理中,改變罪犯的稱謂,對“罪犯”改稱“學員”。強化罪犯自律,獄內自由活動空間適度放寬,提升工作針對性和實效性。
2.安全底線不可逾越。出監監獄本質上還是監獄,認罪服法,遵守監規紀律,服從民警管理,依然是對出監罪犯的基本要求。在日常工作中,必須牢記監管安全底線,確保出監教育一切活動在民警和監獄控制范圍。
(四)管理方式
出監監獄目的在于為即將刑滿罪犯適應社會搭建平臺、提供條件,通過整訓教育、培訓教育、適應性教育、恢復性教育四個階段的康復適應、社會恢復性訓練,讓罪犯逐步適應社會生活。梯度管理按以下四個階段進行:
1. 鞏固改造階段。主要進行思想、法律、道德教育,強化罪犯自律行為的養成。對新收押的出監罪犯進行調入教育,開展出監紀律教育,組織學習出監罪犯管理規定、作息制度和內務衛生管理規定等,幫助出監罪犯調整心態以適應出監監獄的環境變化。
2.培訓教育階段。主要進行課堂化出監教育培訓和職業技術培訓,強化罪犯自我約束、自我控制能力。采取正激勵的手段,實施類社會化的自律管理,會見、電話的次數適當放開,獄內消費享受現行矯正監獄的寬管級標準處遇。充分利用考核獎罰實施機制,綜合出監罪犯的各種表現,加大考核力度,并安排在入監、矯正、出監階段服刑表現一貫良好的出監罪犯離監探親,繼續調動出監罪犯的服刑改造積極性。
3.適應性教育階段。主要開展適應性教育,加強與社會的接觸。對自律性表現穩定的出監罪犯予以更寬松的管理,取消會見、電話的次數限制,并可在指定的監獄區域內自由活動。對已掌握較高職業技能、服刑改造表現一貫良好、人身危險性和社會危害性較低的出監罪犯,探索組織赴指定的獄外安置基地、社區參觀和勞動。通過此階段的管理,為罪犯回歸社會打下基礎,防止罪犯在思想上和行為上出現從監獄到社會的脫節,實現回歸社會“軟著陸”。
4.釋放銜接階段。主要開展社會教育,重塑出監罪犯的社會人格。在這個階段,監獄對在第三階段初步接觸社會后,部分表現優秀且始終穩定的出監罪犯,進行綜合評估鑒定,對其中被確認不致再危害社會且家庭關系穩定的罪犯,予以進一步從寬管理,探索允許其離監回家居住,并到有關企業、社區、學校試工、試讀,全面接觸社會的正常生活,但必須定期回監獄匯報情況,接受監獄的監督、教育和輔導。
(五)綜合評估
對出監前的罪犯進行綜合評估,通過評估可以知曉罪犯教育改造質量的高低、目標完成的情況,又可以為下一步的社區矯正或者綜合治理工作提供有效的幫教參考。構建出監評估機制,對服刑人員再犯風險做出科學評估。利用社會學、倫理學、心理學、犯罪學等原理,結合臨釋罪犯在服刑期間的綜合表現,評估其重新犯罪的可能性概率,對于篩選發現的高重新犯罪人員,及時向社會安置幫教部門報告并建議將其列為重點控管幫扶對象,防止重新犯罪。
(六)安置幫教
  對出監人員的安置幫教是黨和政府長期堅持的一項基本工作,是預防減少重新違法犯罪的重要機制。解決好出監人員幫教管理,建立銜接機制,落實安置政策,加強日常管理,既是深入推進社會矛盾化解、社會管理創新、公正廉潔執法的重要內容,也是監獄、社會的共同責任。
  1.暢通通道。監獄與社會安置幫教部門有序互動的“通道”,充分發揮監獄和安置幫教部門的各自優勢。與各區縣司法局簽署《回歸教育社會化對接協議書》,推行每月由區縣司法局領導率領人力、社保等部門人員輪流進入監獄現場授課、現場模擬辦公、現場答疑的新常態,將區縣司法局幫教工作向獄內延伸“一步”,讓臨釋罪犯與社會的距離更近“一步”。
2.構筑平臺。構筑就業推介對接平臺,積極開展創業就業輔導服務,組織編印《出監人員就業指南》,定期邀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門來監獄舉辦就業咨詢與招聘活動,幫助出監罪犯了解就業形勢、政策、渠道,掌握必要的求職方法、技巧,讓出監罪犯與社會職介機構、企業進行面對面的勞務洽談和預約。
3.提供便利。為出監罪犯家屬親友探視、社會志愿者幫教創造便利,增進出監罪犯與家屬親友和社會的聯系,拉近屆臨出監人員與所在社區、家庭的聯系,使其在出獄后能夠獲得更多的來自家庭的理解與支持,進而實現平穩過渡。
4.定期回訪。建立回訪考察制度,采集出監人員就業、創業信息,為出監人員提供后期就業咨詢和指導服務。
三、出監教育管理模式完善建議
出監教育工作以落實“國家總體安全觀”為出發點,從“增強回歸于融入,減少再犯罪”著眼,豐富刑罰執行體系,是社會綜合治理能力提升的重要表現。出監教育工作的開展需要得到社會各界的充分理解、廣泛認可和大力支持。
(一)加快相關部門間的機制建設
在現有法律、法規、條例的許可范圍內,需要與地方公、檢、法、司及街道、社區矯治部門形成聯動合力。尤其是出監監獄建設將面臨大量的刑釋人員從監獄走向社會,刑罰執行中面臨亟待解決的新問題,需要相關部門之間形成合力,無縫銜接,確保刑釋人員順利回歸。
(二) 加快推進低戒備監獄建設
在出監教育階段的罪犯,通過前期服刑階段的改造,具有刑期短、人身危險性低和社會危害性小的特點,因此,出監監獄原則上應該設置為低戒備監獄。低戒備監獄應該在硬件設置、管理制度、外圍警戒、交通便利性、區位布局等方面區別于高、中戒備監獄,更利于減少罪犯監禁人格,增強回歸和融入能力。此外,還應積極探索出監罪犯獄外學習勞動,周末放假等,以增加出監罪犯直接接觸和適應社會的機會,使之在回歸之前有一個明顯的過渡緩沖時空。
(三)加強監獄行刑的全程規劃
  隨著出監監獄的建立,罪犯跨監獄調動會成為一種常態。因此,監獄行刑要有全程整體規劃,對入監監獄、矯正監獄、出監監獄的工作內容、工作流程、工作銜接等,統籌安排、科學規劃,確保行刑效率和矯正質量。如目前在對出監罪犯進行出監綜合評估過程中,因缺乏入監、矯正階段的評估材料,使出監監獄僅憑罪犯出監前三個月的表現情況,難以對罪犯整個服刑過程做出恰當的評價。若具有罪犯入監、矯正等階段性評估報告,且評估標準、評估方式能與出監綜合評估銜接,則最后得出的結論就會更為客觀和準確。
(四 )必須有足額的經費保障
出監監獄雖然在安全警戒方面的壓力會比其他監獄小,但在教育培訓、技能實習、職業推薦、安置銜接、回訪跟蹤、民警職務津貼等方面所需經費的比例,肯定會遠高于矯正監獄。因此,有必要按照出監監獄的工作內容,相應明確列支項目和標準,實行專項財政保障。
出監教育制度本身就是一種新的行刑理念的體現,新時代,新形勢,我們更需要進行深入探索和研究,以開放的態度不斷學習和借鑒,不斷完善出監罪犯教育改造工作。
 
 
 
參考文獻:
[1]王志亮.外國刑罰執行制度研究[M].南寧: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9.
[2]李豫黔.我國未成年犯教育改造工作的實踐與思考[J].北京:中國司法,2013,1:23.
[3]劉強.美國犯罪未成年人的矯正制度概要[M].北京: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2005.
[4]尤金亮.論刑罰的效益[M].北京:中國檢察出版社,2004. [5]四川省錦江監獄課題組.出監監獄建設探索[J].北京:犯罪研究,2015,4:58.


上一篇: 關于監獄人民警察榮譽體系建設的思考
下一篇: 300名吸毒人員牙體疾病的調研報告
彩民社区特码资料 疯狂德州最新 山东时时11选5 168棋牌app下载安装 什么游戏的赚钱的手机软件 熊猫二人麻将技巧 金吊桶香港论坛 北京快三开奖走势一定 父母欠债对子女的影响 几年前赚钱 百人炸金花游戏开发 极速飞艇计划软件